17年前,她主动请缨,担任“非典”救治病区主任,控制了非典疫情在甘肃的蔓延。17年后,面临汹汹而来的新冠肺炎疫情,她又一次主动请缨,带队出征。

她就是甘肃省兰州大学第一医院呼吸病学权威专家刘晓菊。这次,刘晓菊的身份是甘肃援湖北第六批医疗队队长,57岁的她,继续选择坚守一线。

2月19日,甘肃省第六批支援湖北的医疗队集结,这是甘肃省目前派出最大规模的一支队伍,团队共172人,其中医生52名,护士120名。他们均是来自甘肃省67家医疗机构呼吸、重症、感染、内科等临床专业的骨干力量。

甘肃省第六批援助湖北医疗队出征仪式现场。 本文图片均为受访者供图

2月21日,来到武汉第一天,刘晓菊无比感慨,城市停摆的状态,是此前从未遇到过的。

之后的日子里,她带领团队迅速投入工作,统筹大小事务。“只有我们可以陪伴病人,因为他们能接触到的,只有医生和护士。”刘晓菊说。

以下为刘晓菊口述内容:

迅速接管病区

我经历了很多,也算是多次带队,2003年的非典、2009年的甲型H1N1流感、2010年的舟曲泥石流,我都奔赴一线。这次也是主动请战,担任了整支医疗队的队长。

作为甘肃省第6批驰援武汉的医疗队,我们队伍是接到命令临时组建的。2月19号组建,20号集中培训,21号大家就已经抵达武汉了。

到达武汉那天,感觉整个城市是停摆的。街上没有车,商店关着门。这是我以前从未遇到过的,也是和非典那次比起来最大的不同。

到达武汉后的前两天,我们医疗队迅速成立了临时党支部,利用1天时间再次对大家进行集中培训,请疾控中心的专家来讲如何预防感染,并“一对一”练习,主要是考核穿脱隔离服,这是保证我们医务人员不被感染的最重要一件事。

接到负责武汉市中心医院后湖院区的两个病区后,我们选了两个临时的科主任、两个护士长,医疗和护理按照病区分了组。

刘晓菊与同事

2月25日那天,医疗队正式接管了两个病区,有62名患者。其中,重症、老年患者居多。90岁以上的老人有2位,其他患者绝大多数在60岁以上。

这些患者在感染新冠肺炎的同时,还有很多基础疾病,包括心衰、肾衰、高血压、糖尿病、重度的湿疹、皮肤溃烂、帕金森以及恶性肿瘤晚期等等。

因此,医疗队面临的不仅是治疗新冠肺炎,还有患者的基础疾病和高龄问题,这种挑战还是比较大。

病房中,事无巨细。

因为家属不能探视,病人们所有的事情都要医务人员来管理。这样的病房和平时是不一样的,除了医疗救治,我们还要关心、关注患者的日常生活,给他们更多关爱。

对我来说,工作一方面是管理全队大小事务,比如临床救治、生活起居,也包括组织建设、宣传等。

另一方面,我是一名呼吸科的临床医生,需要把控临床救治工作。查房时,整个病区的重症病人都要看一遍,做到心中有数。

每晚七点半,所有的甘肃援湖北医疗队的队长们都要参加省卫健委前线指挥部的视频会,汇报一天的工作、收治病人、队员、组织建设、物资储备的情况等等。

总的来讲,就是大大小小的事情都得管,婆婆妈妈的事情也得管,随时有事随时处理,从早忙到晚。我是队长,来的时候就已经做了表态:不辜负组织的期望、不辜负单位的期望,也不辜负家人的期望,一定要把这些队员们平安带回去。

只有我们能陪伴病人

说老实话,进到病房以后,我感受到患者所处的状况和平时有所不同。

患者们有的住20多天,有的甚至住50多天。在医院里,他们长期跟家属见不到面,年轻一点的还可以视频通话、发微信。但对高龄老人来说,这些他们都弄不来,再加上耳聋耳背,打电话也听不清楚。

老人们内心是特别孤独的,再加上患有疾病,有些甚至生活都不能自理,那是很无助的一种状态。

我们的护士们会帮忙打水、送饭、喂饭,给生活不能自理的老人处理大小便、翻身等。

有时患者也会对医务人员发脾气,没过多久他们也会掉眼泪说“对不起,对不起,我错怪你们了”。我知道,这实际上是他们心理的一种宣泄。

有一个患者,我印象很深,他同时患有糖尿病、肾病,心情非常不好。医疗队里有个队员去给他做了一下按摩,并做了心理疏导。

有一天查房时,他就跟我说:“你们昨天那个王大夫给我按摩以后好很多了,我今天吃饭也好了,精神也好了。”

这些患者特别需要关爱,希望能够有人跟他交流。这种时候,只有我们可以陪伴他们,因为他们能接触到的,只有医生和护士。

为病人检查身体

来武汉,就要打赢这场战役

每天早晨大概七点钟发车去医院上班,因此我们至少六点钟起床。

虽然是按6个小时排班,但是前后通勤时间合起来要8-9个小时,此外穿脱隔离服又需要1-2个小时。

整个过程中,队员们不吃不喝,也不能上厕所。

我很担心队员们的健康,要求他们每天早晨去之前必须吃早饭,脱了隔离服之后最好能喝杯牛奶。

队员们经常需要和病人们近距离接触,比如查体、处理大小便、取咽拭子等等。一些年轻护士心里还是有压力的,年长的同事会冲在前面,起到了带头作用。

这次疫情还是挺重的,但目前看起来整体状况在向好。我希望“战斗”的时间越短越好,这也意味着疫情会尽快结束。

这次武汉当地也尽量为医务人员提供了食宿方便。队员们想家是必然的,但大家来武汉就是因为心中的坚守,为了打赢这场仗,我们可以克服任何困难。

更多精彩报道,尽在https://ditanews.com